+++櫻花泡菜+++

關於部落格
本月主打


♪ GFRIEND成員資料       

♪ EXID成員資料



♪ Red Velvet成員資料     


♪ WINNER成員資料



♪ EXO成員資料              



♪ GOT7成員資料


♪ Apink個人資料            


♪ AOA成員資料


♪ Girl's Day成員資料       


♪ YG樂童音樂家(AKMU)資料


♪ TWICE成員資料(台灣子瑜)    

♪ iKon成員資料(YG新男團 B.I BOBBY)


♪ Lovelyz成員資料          

♪ Monsta X成員資料(Starship新男團)


♪ DIA成員資料(MBK新女團)    

♪ N.Flying成員資料(FNC新男團)



♪ EXID║HOT PINK



♪ B.A.P║Young,Wild&Free



♪ TWICE║Like OOH-AHH




♪ EXID Hot Pink韓文歌詞+羅馬拼音+中文翻譯   



♪ BIGBANG LOSER韓文歌詞+羅馬拼音+中文翻譯   



♪ Red Velvet Russian Roulette(俄羅斯輪盤)韓文歌詞+羅馬拼音+中文翻譯   



♪ 雲畫的月光分集劇情(朴寶劍 金裕貞 鄭振永 蔡秀彬)
   

  • 6771824

    累積人氣

  • 27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韓劇雲畫的月光劇情介紹(朴寶劍 金裕貞 鄭振永 蔡秀彬主演)(9/27更新至第10集)

《雲畫的月光》(韓語:구르미 그린 달빛)為韓國KBS於2016年8月22日起播出的月火迷你連續劇,改編自尹梨修作家的同名網路小說作品,由《Who Are You-學校2015》金成允導演執導、金敏貞及林藝珍編劇執筆。本劇以19世紀的朝鮮為背景,講述朝鮮第23代君主純祖的長子孝明世子(樸寶劍 飾)和女扮男裝的女性問題諮詢專家洪樂瑥(金裕貞 飾)的宮中羅曼史。


主要演員
朴寶劍 飾演李韺 - 19歲,朝鮮第23代君主純祖與中殿尹氏的長子暨王世子
金裕貞 飾演洪樂瑥 - 洪三㖈,18歲,女扮男裝的宮中內官
鄭振永 飾演金胤聖 - 19歲,李韺的表兄
蔡秀彬 飾演趙嘏妍 - 18歲,世子嬪
郭東延 飾演金兵沿 - 19歲,李韺的護衛武士
 
官方網站:http://www.kbs.co.kr/drama/gurumi/

 
 
雲畫的月光第1集劇情介紹
陰差陽錯女兒身進內侍院
李韺,一個意圖復興朝鮮王朝的天才君主孝明世子,竟然愛看一個叫“洪三郎”的人寫的朝鮮戀愛史。而這部戀愛史的作者是個平時靠扮男裝幫人搭鵲橋賺錢的女子洪樂瑥。
這日,一男僕找洪樂瑥訴說自己對主人家小姐的相思之苦。在洪樂瑥的幫助下,男僕俘獲了美人心。
早上,內侍搶在皇上到達之前,將李韺叫起床,等皇上和大臣們到達後,李韺已經在與老師大談修身之道。皇上正在欣慰之際,風將李韺面前的紙吹到大臣手中,原來,這是老師給李韺寫下的演習對話。隨後,李韺又暴露衣冠不整的模樣。皇上怒氣衝衝地拂袖而去。而府院君金憲則意味深長地看著李韺。
洪樂瑥當街躲避討債的人,轉身看到召宮內侍的告示,缺錢的她心裡一動,但想到自己是女兒身,便放棄了念頭。
鄭公子請洪樂瑥上門,給她看情書的回信,洪樂瑥要幫他再寫一封情書。洪樂瑥鼓勵鄭公子去見這位女子。而洪樂瑥並不知道,這位女子正是李韺的妹妹明溫公主。李韺看了要求見面的情書,便微服出宮與鄭公子見面。走到街上,卻看到洪樂瑥與養父正在演以李韺和皇上為藍本的戲,戲中將李韺貶損得一塌糊塗。李韺忍不住出聲質問,卻發現周圍的人都用怪異的眼神看他,只好逃走。洪樂瑥被要求替臨陣退縮的鄭公子去見面收場。收到重金的洪樂瑥換上鄭公子的衣服去約定的地方。卻發現手裡拿著情書的竟然是男人,而這個男子就是李韺。洪樂瑥以為鄭公子喜歡的是男人,便假戲真做對李韺一吐相思之苦。兩人吃路邊攤,李韺被洪樂瑥形容為衣食無憂的花草公子。李韺以刀威逼洪樂瑥帶自己去鄭公子的家。洪樂瑥設計將李韺踢入陷阱,不想李韺在掉下去的時候拉住洪樂瑥的腿,兩人一起掉了下去。
金憲的孫子金胤聖到碼頭,看到來接自己回家的家丁,便順手摟過一名過路女子,打著傘躲過了家丁的視線,隨後將女子甩掉。
在洞裡,李韺讓洪樂瑥趴下墊自己上去不成,又抱起洪樂瑥夠陷阱邊緣,洪樂瑥爬出陷阱,卻不拉李韺上來,自己揚長而去。
晚上,洪樂瑥在街上看到三張通緝令,兩張分別是男僕和主人家的小姐,此時,一邊的金胤聖想起自己當天在碼頭看到了這兩個人。洪樂瑥這時才知道,男僕喜歡的不是主人家的小姐,而是主人家的兒媳婦。她的驚訝引起了金胤聖的注意。他看到第三張通緝令上的人正是洪樂瑥,玩心大起,誘導洪樂瑥說出男僕和兒媳婦的事情,結果讓一旁的官府衙役起了疑心,要仔細看洪樂瑥的長相。危急之際,金胤聖摟過洪樂瑥一起離開。
皇上發現府院君金憲越俎代庖,沒有經過自己的同意就擅自處斬米市暴動的主謀,皇上要推行仁政,但金憲卻提醒他,如果心軟只能會讓十年前宮廷暴亂重演。心有餘悸的皇上只能順從金憲的決定。屋內的談話都被門外的李韺聽得清清楚楚。
金胤聖與洪樂瑥分開後,洪樂瑥就被要債的綁走,蒙住雙眼在一張契約上按手印。這幫人將她帶到小黑屋裡要為她淨身,原來他們把洪樂瑥賣到了內侍院。
明溫公主一直在等鄭公子的回信,宮女卻告訴她,沒有回信,讓她十分苦惱。李韺看到妹妹難過的樣子,心裡也十分不好受。
洪樂瑥將淨身師嚴公灌醉,喝醉的嚴公手起刀落,屋內傳來一聲慘叫。第二天早上,嚴公醒來,不記得頭天晚上的事情,只看到洪樂瑥滿身是血地躺在屋裡。原來頭天晚上,嚴公喝醉後刺傷的是洪樂瑥的大腿。
路邊,洪樂瑥的養父戲班準備出發,但父親等了三天,都不見洪樂瑥到來,想到自己一身的病,心中也不願意拖累洪樂瑥,便獨自離開。
洪樂瑥穿上男人裝,又想起自己小時候偷偷穿女裝被母親訓斥,那時候母親就告訴她,她不是女孩而是男孩。
明溫公主一直猜測鄭公子為什麼不回信,並不吃飯。李韺拿來一本全城美男子的名冊讓明溫公主挑,以此喂她將飯吃下。
洪樂瑥和一群淨了身的男子一起被帶入宮,遇到了受傷的東宮別監金兵沿。入夜,洪樂瑥想到即將要進行的身體檢查,驚慌不已,拿著包裹準備逃走,卻在後花園碰到了李韺。李韺記起當時在陷阱裡,洪樂瑥隻身逃走時對自己說,如果再見到面,可以當成狗一樣被李韺使喚。想到這些,他冷笑地捏住了洪樂瑥的臉。
 
 
雲畫的月光第2集劇情介紹 
中宮有喜世子位岌岌可危
洪樂瑥以為李韺是別監,用盡好話也無法逃脫,李韺反問她為什麼會當上內侍,又為何半夜逃離。洪樂瑥無法回答,被路過的成內官按李韺的吩咐帶回。
嚴厲的內侍總管的訓話,讓所有新來的內侍都心驚膽戰。而接下來的身體檢查更是讓洪樂瑥緊張得要命。所有的人被帶到檢查室,統一脫下褲子接受檢查,洪樂瑥想逃跑,又被兩位同來的新人攔住嘲笑。三人說話間,被叫到名字,進入檢查室,兩名新人檢查過關,檢查官讓洪樂瑥脫下褲子,但洪樂瑥遲遲不動,讓檢查官起了疑心。
恰好此時,有人來報,中宮娘娘暈倒,檢查官聽到消息一緊張,將通過章不慎碰落在洪樂瑥的檢查單上,之後全部匆匆離開去了中宮。留下來的檢查官看到洪樂瑥的檢查單,告訴她已經通過檢查。
中宮娘娘是金憲的女兒,此番暈倒是因為有了身孕。這讓一直以來對王權虎視眈眈的金憲非常高興,他和朝中的吏曹判書金義教、戶曹判書金根教一起,幻想著有一天新的皇子能夠將李韺擠掉坐上王位。
洪樂瑥和一幫新人經過東宮,看到成內宮被李韺從殿內踢出。讓洪樂瑥等人對東宮頗為忌憚。原來李韺發火的原因是中宮有喜,內侍官請李韺向中宮道喜,但李韺一直懷念著自己母親——已經去世的中宮尹氏,因此向來討厭後來上位的中宮金氏,所以並不願意道喜。但礙于規矩,李韺還是去了中宮。
見到李韺,中宮金氏表現得十分欣喜。她以母后的名義教訓李韺,要李韺每天早上要來請安,李韺則以金氏腹中胎兒為重而巧妙地拒絕。出門後的李韺,看到參加筆試的小宦官隊伍裡有洪樂瑥,玩心大起,他先後支走了張內官、成內官,親自監考。
洪樂瑥拿到卷子,全靠蒙答案,以為自己過不了就能出宮。而李韺則幫助她做對了每一題,洪樂瑥筆試通過。
最後一項考試,洪樂瑥想不過能出宮,便隨便抽了一道題,準備交白卷。當晚,她被分到破落的資泫堂睡覺。她進了資泫堂,發現裡面有人飛來飛去,被嚇暈過去。這人是東宮別監金兵沿,李韺進屋來,發現暈倒的人正是洪樂瑥。洪樂瑥醒來後,發現金兵沿和李韺竟然坐在一起喝酒。她問李韺到底是什麼人,又搶過李韺的酒喝到醉。想到自己即將離開王宮,便不願再忍李韺,一口咬住他的手指。
金胤聖在屋內畫女人的畫像,畫完了就讓女人離開房間。金胤聖回到自己房間,看到他畫的女人的畫像被扔了一地,爺爺金憲則站在屋裡。金憲問金胤聖為何畫那些妓女,金胤聖無法回答,金憲卻說,如果以後想畫畫,就告訴自己,自己可以幫他找來幾十個妓女。
張內宮看到李韺手指被咬,還傻傻地看著笑。洪樂瑥追著金兵沿問李韺的去向,被告知最後不要知道李韺的身份和去向。
洪樂瑥第二天交了白卷,內心欣喜地等著被趕出宮。卻被成內官通知,去金憲府內的宴會服務。
皇上得知,所有的大臣告假不來議事而去了金憲家慶祝中宮有喜,又聽到金憲府裡的音樂之聲,想到宮中寂靜悲涼,無限傷感。坐在角落裡聽到父親的慨歎,李韺叫來金兵沿,要去金憲府內看熱鬧。
茶飯不思的明溫公主要閱覽最後一關考試的試卷,她看了洪樂瑥幫同伴回答的試卷,表現的非常生氣。
成內官帶來洪樂瑥等三名小宦官,他讓洪樂瑥去後山殺20只雞,想教訓一下洪樂瑥,以報自己的手被洪樂瑥踩傷的仇。
金胤聖回到家,一路被各色人等恭喜。他無聊地走到後院想著乾脆天上劈一道雷下來,卻接住了為抓雞從屋頂上掉下來的洪樂瑥。兩次的身體接觸,金胤聖認定洪樂瑥是個女人,但不揭穿她。
宴會上,一蒙面人射出一箭,讓宴會陷入混亂,當大家要抓刺客時,李韺帶著金兵沿拿著賀酒進來。李韺拿下箭頭上折的紙條,裡面有首詩暗諷金憲為官不義,詩的落款是雲。金胤聖進來邀請李韺喝酒聊天。
兩個曾經的朋友如今冷冷地坐在一起喝酒,讓遠處看著的金憲想起一樁往事,李韺和金胤聖小時候在一起玩,金憲找人偷偷替李韺看相,看相的人說李韺雖然有王者氣質,但會短命,而一起玩的金胤聖卻是王者面相。
李韺出來與金兵沿猜測射箭人的身份而無果。
入夜,明溫公主拿出那張答卷,看到上面寫的“不要無果的愛情,而要值得記住的愛情”泣不成聲。因為這句話在鄭公子的情書中也曾出現,明溫公主找出曾經的情書,對筆跡,竟然一樣。
洪樂瑥給李韺送來一隻從金府帶來的雞,想讓李韺開心起來,但李韺並不領情。李韺、洪樂瑥、金兵沿三人一起吃飯,三人談論世子的外號,李韺看著洪樂瑥和金兵沿笑得沒完沒了,為了不暴露身份,卻也不好發火。
洪樂瑥早上等著被通知不通過的消息,卻被抓入牢裡。公主拿著她的答卷和情書問她,這時,公主才知道洪樂瑥是代寫情書之人,洪樂瑥才知道鄭公子喜歡的人是公主。
當憤怒的公主舉劍要殺洪樂瑥時,李韺以世子的身份出現救下了洪樂瑥。
 
 
雲畫的月光第3集劇情介紹
皇上遇困境世子勇敢擔大任
洪樂瑥因為交了白卷而將被送出宮,李韺正在詢問她的出宮時間,金兵沿讓他去監獄。公主正在為情書的事情在監獄裡對洪樂瑥發怒,洪樂瑥這時才知道,鄭公子所說的不可能的戀情是因為他喜歡的人是公主。公主舉劍要殺洪樂瑥,李韺到來阻止,洪樂瑥嚇得不敢抬頭。李韺假裝命人將洪樂瑥送到義禁府徹查事情的真相。公主擔心自己與宮外男子通情書的事情敗露,求哥哥收回成命。
李韺帶著公主要離開牢房,洪樂瑥卻主動叫住公主,為自己代寫情書讓公主傷心而道歉。
李韺在洪樂瑥的白卷上蓋上了通過的大印。洪樂瑥期待的出宮希望破滅。
李韺觀看金兵沿帶兵練箭,金兵沿帥氣的樣子讓一邊的宮女驚歎不已。李韺嫉妒地用箭制止了宮女的議論。
洪樂瑥在獨自生氣,李韺和金兵沿來看他,洪樂瑥要去東宮找世子質問為什麼留她下來,但又想到自己身份低微,並沒有資格見到世子。洪樂瑥非常擔心,因為代寫情書的事情而會遭到世子的報復和折磨。
李韺帶洪樂瑥和金兵沿來到城頭,為生在宮中以宮為家的人而慨歎。洪樂瑥卻說,自己一次都沒有過自己的家,自己也從來沒有用過“我的家”這個詞,隨即又樂觀地說到處都是自己的家。金兵沿則說,宮裡有喜歡的人才有留在宮裡的理由。
皇上半夜又在惡夢中驚醒。皇后告訴父親金憲,皇上的神經症越發嚴重,自己也經常整夜無法入睡,她想與皇上分開睡,但金憲卻要求她守在皇上身邊寸步不離。
洪樂瑥被帶到樸淑儀所住的集福軒。朴淑儀要洪樂瑥帶著永溫公主逛花園。
自小失去母親的李韺一直倍受樸淑儀的照顧,因此,李韺對淑儀就像對自己的母親一樣。這日,他看望病中的淑儀出來,看到洪樂瑥帶著永溫公主在花園裡拔草。永溫公主去捉蝴蝶,洪樂瑥一抬頭看到李韺,她對於李韺能在各種地方出現十分奇怪,不禁再次問起他的身份,又以朋友的身份勸告他不要隨便亂走,她認真的樣子讓李韺忍俊不禁。洪樂瑥問他的名字,李韺避而不答。
永溫公主摔倒,被從內宮出來的金憲扶起,公主看到金憲,驚慌地躲開。
皇上招見李韺,告訴他自己總是處於瘋癲狀態,分不清現實和夢境。他要李韺做好替他執政的準備。李韺拒絕,皇上大怒卻無可奈何。
淑儀托洪樂瑥交一封書信給皇上,臨走前,永溫公主要洪樂瑥一定把書信交到皇上手中。洪樂瑥將信交給皇上宮裡的內侍,內侍隨即拿出另一封信給她,說是回信。洪樂瑥奇怪連信都沒看為什麼就會有回信。內侍告訴她,回信其實就是一張白紙,所以能提前準備。洪樂瑥搶回淑儀的信。這時,皇后路過,問洪樂瑥淑儀的病情,抬手打了洪樂瑥一個耳光,讓她拿著內侍給她的回信離開。
這一切都被一邊的金胤聖看到。洪樂瑥出來後被金胤聖拉到樹下,讓她休息。洪樂瑥感覺到金胤聖帶來的溫暖。
晚上洪樂瑥偷偷來到皇上的書房門口,想著怎麼才能把信送給皇上,看到被自己碰掉在地的奏摺,她計上心來。
皇上打開奏摺看到了夾在裡面的書信。第二天早晨,洪樂瑥拿著皇上的回信回到淑儀那裡。淑儀打開信,依然是一張白紙。淑儀瞭解了皇上真正的想法,便傷心地拿出以前回信的白紙讓洪樂瑥替她燒掉。
洪樂瑥守著一堆白紙回信發呆,李韺和金兵沿看到白紙,問清緣由,洪樂瑥憤憤不平地說,皇上親手給她的回信也是白紙。李韺說,洪樂瑥剪斷了淑儀最後的希望。
李韺去見皇上,要他去看淑儀,皇上考慮皇后有孕,不願意去看淑儀。李韺生氣地質問,自己的母親去世時,父親也是這般冷漠和懼怕,作為王連站出來的勇氣都沒有。李韺半夜去看淑儀,淑儀告訴他自己燒了七年來的白紙回信。李韺摟住痛哭的淑儀。
洪樂瑥還在糾結要不要燒掉回信。金兵沿聽說回信的紙很香,心中一動。他將紙放到火上熏烤,信上出現了字跡。洪樂瑥開心地要認金兵沿為兄,金兵沿羞澀離開。
洪樂瑥拿著回信到了淑儀的房間,給她看信,原來皇上在信上約淑儀在愛戀亭見面。淑儀終於見到了皇上。這溫馨的一幕也被李韺和洪樂瑥看到。李韺想起,父親告訴自己,當年成了皇上時,失去了妻子、老師、身邊的親人和兩千名百姓,因此自己不敢輕舉妄動。洪樂瑥則在一邊慶倖一邊猜測皇上為什麼要暗地裡傳遞真情。
皇上在朝堂上為大臣對自己陽奉陰違而發火,他把矛頭指向金憲一黨,並招來李韺進殿,宣佈由李韺代理朝政。大臣反對,要皇上收回成命。金憲則欲擒故縱地讓李韺自己決定。李韺開始心虛不敢接受重任,當大臣們偷偷嘲笑他的無用時,李韺話鋒一轉,竟然同意代理朝政。皇上欣慰,而金憲一黨臉色大變。原來,前一天晚上李韺向皇上主動情纓,要求代理朝政。
洪樂瑥被調到李韺所在的東宮,張內官讓她把書送到後院的書庫。洪樂瑥在書庫看到書架後的李韺,非常奇怪他在書庫,又好心地提醒他趕快離開,不要被世子看到。當洪樂瑥看到從書架後面走出來的李韺身著世子衣服,驚呆了。
 
 
 
雲畫的月光第4集劇情介紹
舞妓失蹤洪樂瑥著女裝補空
皇上要把兵權以外的權利交給李韺打理,在朝堂之上遭到了金憲一黨的反對,金憲更是以更換首長需要得到清國的同意為由,阻止皇上權力更替。李韺立刻說,趁皇上生日清國派使臣過來的機會,向清國提出申請,並肯定地表示,自己會在清國皇帝的祝福聲中接下代理政務的大權。皇上雖然擔心夜長夢多,但也無可奈何。
洪樂瑥看到書庫裡的李韺,並知曉了他的身份後,驚到目瞪口呆說不出話,後又驚恐地跪下。李韺卻說,他們是朋友。
洪樂瑥想起自己曾在李韺面前大罵世子的事情,害怕而後悔,她如驚弓之鳥小心懷疑金兵沿的身份對她也有隱瞞。
次日,在張內官的帶領下,洪樂瑥侍候李韺起床。但洪樂瑥因為自己是女兒身,便求張內官給她派別的差事,但在張內官和李韺的雙重壓力下,洪樂瑥只能接下這個任務。
為李韺穿戴時,洪樂瑥為自己曾經對李韺不敬的言辭道歉,並說,如果自己早知道李韺的身份,一定不會那樣對他。而李韺卻說,當他們兩個人獨處時,他們是朋友的關係。
金胤聖告訴金憲,此次清國為皇上生日所派來的使臣木太監是清國皇上寵愛的忠臣,但是對百姓來說卻兇狠而冷酷。此人訪朝,要求朝鮮贈予自己重金。金憲卻要待祝壽的使臣們一到就擺宴款待。金憲打下算盤,要讓年輕氣盛的世子開罪木太監,從而達到清國不允許朝鮮世子代理國政的目的。
李韺要帶洪樂瑥出宮玩耍,卻被洪樂瑥當成戲弄他的手段,堅決不同意。李韺讓洪樂瑥去找書,洪樂瑥找不到,回頭卻發現另一個內官穿著李韺的衣服在書庫冒充。
洪樂瑥被派到金胤聖的圖畫署幫忙。金胤聖帶洪樂瑥去集市,洪樂瑥對著女子的衣服發呆。想起小時候母親不允許自己穿女裝的情景。金胤聖看到洪樂瑥的失神,便買下了那套衣服。回去的路上,下起了雨,金胤聖拉住洪樂瑥的手跑到屋簷下躲雨。看到洪樂瑥的衣服濕了,便拿出剛買的女裝,幫洪樂瑥披上,自己去買傘。
李韺和金兵沿出宮找被流放的茶山先生,卻發現他落魄到在路邊鬥狗。茶山先生得知金憲一黨將會在清國使臣面前向李韺發難,阻止李韺代理國政。茶山先生則為他支招,要他表現得非常聽話,讓清國人以為他容易駕馭,也就不會阻止李韺代理國政了。而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剿滅金憲一黨。
李韺為躲雨也跑到了洪樂瑥身處的屋簷下,想起了去世的母親曾經和他一起光腳淋雨。因為洪樂瑥披著女人的衣服,李韺並未認出她來,但聽到洪樂瑥熟悉的聲音,李韺剛要辨認,金胤聖及時出現支走了李韺。
李韺讓人到宮外找了很多有名妓生進宮,金憲一党以為李韺借準備進宴的名義醉生夢死,而李韺卻在精心準備進宴的表演舞蹈,並要洪樂瑥記錄下所有準備的過程。
負責最後一支狂舞的妓生愛心在練習中總是出錯,李韺甚是生氣,但洪樂瑥一直提醒他要忍耐,李韺扶起摔倒的愛心,結果愛心站立不穩倒在李韺懷裡。這一幕被路過的皇后看到,皇后非常不屑,讓身邊大臣告訴父親,進宴時自己會讓李韺顏面掃地。
晚上,洪樂瑥在李韺的房間整理白天畫下的舞蹈動作,李韺對於她看一遍就能記下來的能力驚歎不已。
第二天早上,洪樂瑥醒來,發現自己躺在李韺的床上,李韺則趴在桌上睡著。洪樂瑥正在欣賞李韺睡著的臉,張內官帶人要進來伺候李韺起床,洪樂瑥緊張得直打嗝,李韺及時出聲阻止張內官進門。
心虛的洪樂瑥回到住處,主動告訴金兵沿自己徹夜不歸的原因,金兵沿卻要她好好輔助李韺,進宴那天對於李韺來說非常重要。
木太監到來,一口流利的朝鮮語讓眾人吃驚。進宴現場,金胤聖一直在木太監的旁邊與他說話。
愛心在後臺化妝,心神不寧地想起皇后之前要求她在最後一支舞蹈之前坐上為她安排的轎子離開,並以其家人的性命作為威脅。
愛心的失蹤讓張內官和洪樂瑥異常緊張。洪樂瑥到了舞妓換裝室找愛心,愛心不見了,舞妓拿出了獨舞的衣服。洪樂瑥意識到,最後一支舞對於李韺的重要性,她換上了舞服,化上了妝,這一切卻被窗外皇后的心腹看到。
音樂聲響起,舞妓卻沒有出來,金憲正在得意洋洋之時,洪樂瑥身著舞服,面罩輕紗走上舞臺,跳起了獨舞……當她用腳撩起池中水時,李韺又想起母親光腳淋雨的樣子。到了舞曲中間停頓時間,李韺讓金憲朗讀為皇上祝壽的賀辭,全場愕然。金憲不得已讀著向皇上效忠的文字,知道自己中了李韺的招,卻有苦說不出。
洪樂瑥光腳逃離舞臺,李韺四處尋找。就在李韺即將找到她時,金胤聖將洪樂瑥拉到草叢裡。
 
 
 

雲畫的月光第5集劇情介紹
李韺樂瑥許下心願放飛風燈
金胤聖將洪樂瑥拉進草叢躲起來,李韺找不到洪樂瑥,問張內官,張內官也說舞女們都不認知道跳舞的是誰,李韺奇怪這個舞女對自己一直保密的舞蹈程式一清二楚,他突然想起除了愛心,還有一個人知道整個程式,就是洪樂瑥。他轉而問洪樂瑥在哪裡。
金胤聖疑惑洪樂瑥這樣做是為了世子,洪樂瑥回答肯定。金胤聖又問,以女身入宮做內官是為什麼,洪樂瑥不置可否要離開。金胤聖看到洪樂瑥的腳已經被劃破,解下衣帶為她包紮。
韺找不到洪樂瑥,金胤聖告訴他,洪樂瑥已經回宮。李韺回去找到洪樂瑥問她在做什麼,洪樂瑥說在整理樂章。李韺看到洪樂瑥手上的墨蹟,相信了洪樂瑥。
洪樂瑥在書庫打掃,被灰塵弄得打噴嚏,不自覺地用布遮住鼻子,被李韺看到她只露出眼睛的樣子,想起蒙面跳舞的女子。洪樂瑥問李韺中秋是不是可以放假出宮,李韺問她是不是想去看風燈節。但李韺發現她已經感冒發燒,便惡聲惡氣地禁止她出門。
明溫公主讓洪樂瑥陪她遊船。問洪樂瑥代筆的情書是不是鄭公子的真實情感,洪樂瑥說鄭公子對公主是一片真心。洪樂瑥咳嗽,明溫公主看出她身體不適,便讓她划船回去。洪樂瑥回憶鄭公子第一次給公主寫情書時,寫的就是公主感冒卻堅持蕩秋千的可愛模樣。誰知公主聽到此話,臉色大變,生氣地從船上站起來,船身搖晃,洪樂瑥被晃入水中。岸上的李韺看到,立刻跳下水救出洪樂瑥。當他們出水面時,又被金胤聖看到。洪樂瑥被張內官責駡,李韺卻說是自己跳下水與洪樂瑥無關,並要把衣服給洪樂瑥披上,被張內官阻止。
金胤聖看到張內官帶走了洪樂瑥,緊張極了。洪樂瑥一個人回到資泫堂,金胤聖趕來為她披上衣服。洪樂瑥看到金胤聖,驚惶失措,金胤聖說,雖然自己知道她是女人的秘密,但希望她能信任自己。
金胤聖身邊的侍從馬內官問張內官有沒有找到那個神秘的舞女,張內官說自己翻遍皇宮也沒有找到,馬內官其實已經知道洪樂瑥是個女人。他去翻找洪樂瑥入宮時身體檢查的通過表格,想不通一個女人怎麼通過的檢查。
清國要求朝鮮上貢的數量大幅提高,李韺感覺奇怪,金憲說,清國索要這麼多東西,是因為他們知道李韺上位需要他們的支援。皇上要妥協,李韺不肯。
洪樂瑥一直在發燒,夢到小時候媽媽就是在中秋節大家都在放風燈的時候,和自己玩捉迷藏,媽媽在離開她之前,讓她一定不能對別人說自己是誰,她藏在桌子下,眼睜睜地看著媽媽被一群官兵追捕。李韺看著夢中叫媽媽並流著眼淚的洪樂瑥,心疼不已。洪樂瑥迷糊中把看護她的李韺當成了金兵沿,她說自己夢到了媽媽,之後又昏睡過去。李韺守護洪樂瑥被金兵沿看到,金兵沿此時身負重傷,卻悄悄地走開。
洪樂瑥到書庫,告訴李韺,自己一夜被金兵沿照顧,身體已經好了,李韺聽到她認錯了人,剛要發作,洪樂瑥卻假裝咳嗽要逃走,李韺乘她不備將一粒藥丸塞到她的嘴裡。
洪樂瑥拿到張內官給的中秋休假的通行權杖,開心得不得了。張內官也納悶,一直脾氣壞的李韺為什麼會給小內官請休假權杖,覺得他有人味,張內官也很開心。
洪樂瑥看到一起入宮的陶內官正在傷心去太平館的名額被剝奪,太平館是使臣來往的地方,在那裡與使臣搞好關係,便能前途無量。洪樂瑥義憤填膺地問搶走名額是人是誰,這時馬內官走過來,他意味深長地看著洪樂瑥,說洪樂瑥長得像個女人。他走後,陶內官告訴洪樂瑥,此人人稱“狗鐘子”不是什麼好人。洪樂瑥不禁有些害怕。
清國木太監問金憲,支援世子代理朝政有沒有問題。金憲卻說,現在不是代理朝政的時候。木太監心領神會。一邊聽不下去的金胤聖提前離開。木太監表露出對跳舞的洪樂瑥非常喜歡,這話被進茶的馬內官聽到。
金胤聖獨自逛到資泫堂,想起小時候和李韺經常在這裡一起玩耍,李韺恰巧也來到這裡,對他冷言冷語。金胤聖問李韺想代理朝政的理由,李韺說,為了把外寇從朝鮮清除。金胤聖一言不發地走掉。李韺想起小時候和金胤聖一起在這裡上課,老師教授朋友關係和君臣關係的時候,金胤聖說和李韺的關係是朋友和君臣兼顧的關係。李韺也為自己有這樣的朋友和臣子感到欣慰。而如今,物是人非。
金胤聖要洪樂瑥中秋放假留給他半天。之後,他拿出藥丸給洪樂瑥,洪樂瑥說李韺給過她吃這種藥丸,為的是怕自己的感冒傳染給他。
明溫公主來到第一次與鄭公子相遇的地方,她已經猜到鄭公子看上的是自己當時正在生病的侍女月熙。她們走後,鄭公子也來到秋千架邊,看到了正要離開的公主和侍女月熙的背影。
金憲向吏曹判書引薦金胤聖,金胤聖對這種見面感覺無趣,想離開卻被金憲阻止。金胤聖心中顧及與洪樂瑥的約會,坐立不安。李韺給洪樂瑥放中秋假就是為了讓她回到當初媽媽離開她的地方尋求安慰。當洪樂瑥在大街上懷念舊時光時,李韺向她走來,煙花四起。洪樂瑥說自己有要等的人,李韺卻強行拉走了她。被帶到風燈節上的洪樂瑥心情大好。當金胤聖趕到約定的地方時,已經找不到洪樂瑥了。李韺向路邊的小姑娘買風燈,賣風燈的小姑娘說自己的願望是見皇上一面,要他把朝鮮治理成更好的國家。這時,一位女子來買風燈,卻發現錢包不見了,見李韺要把全部的風燈都買下來,錯以為李韺是買給自己的。李韺把風燈通過小姑娘的手送給了女子。女子看著李韺的背影,動了心。
鄭公子看到逛風燈節的公主和月熙,公主看到鄭公子身後出現的李韺急忙拉著月熙跑開,鄭公子卻以為公主是看到自己才逃跑的,失魂落魄。公主發現逃跑的時候,丟了風燈,風燈被鄭公子撿到,他放飛了風燈,上面的心願是一定要再相見。
皇上在城樓上看到百姓放飛的風燈,知道那是百姓的訴求。他拜託總管要盡心輔佐李韺。
金兵沿接到命令,要劫回向清國的貢品,金兵沿想等李韺的決定,卻被警告,不要忘記身份。
李韺把買來的風燈給洪樂瑥,金胤聖看到洪樂瑥與李韺一起開心地放風燈。李韺通過風燈又看到半遮面的洪樂瑥,再次想起神秘的舞女。洪樂瑥看到李韺的風燈上寫的是希望洪樂瑥找到自己的母親。洪樂瑥問李韺怎麼知道自己與媽媽分開的事。李韺卻說在洪樂瑥身上看到一個女人的影子。洪樂瑥十分恐慌。這時金胤聖過來叫住洪樂瑥,告訴李韺他們的約會,要帶洪樂瑥走,李韺一把抓住洪樂瑥的手,不允許她離開。李韺告訴金胤聖,洪樂瑥是他的人。
 
 
 
雲畫的月光第6集劇情介紹
深情世子不顧安危救出樂瑥
金胤聖問李韺為什麼不讓洪樂瑥跟自己走,局面僵持之時,一群妓生走過來,她們認識金胤聖和洪樂瑥,洪樂瑥為了花解尷尬,摟住身邊的女子,李韺獨自走掉,洪樂瑥看著他遠去的背影,頓感失落。
回去的路上,金胤聖想解釋為什麼與妓生相熟,沒想到洪樂瑥知道他經常單獨去妓房後,不以為然,反而讓金胤聖失望。
金兵沿盜得帳本,逃跑的路上受傷,被金胤聖和洪樂瑥看到。追捕他的人從洪樂瑥手上拿走了金兵沿的面具。洪樂瑥回到資泫堂,看到金兵沿正在包紮,洪樂瑥當作沒事一樣和他說話。
金憲與金義教和金根教討論城裡巨富家接連被盜的事,金憲考慮到使臣團還在城裡,此事不能聲張,但金義教卻提醒他此有事蹊蹺,金根教拿出了一個面具。金憲看到面具想起家宴那天留下字條的刺客也戴著這個面具,不由得面色大變。鑒於此人以巨富的錢接濟窮人而賺得口碑,他們懷疑他與洪景來的殘黨有關。
早上洪樂瑥為李韺穿戴,李韺面無表情地問前一天晚上洪樂瑥去妓房是不是開心,洪樂瑥愣住了,隨即回答“還行”,李韺要她不要把前一天晚上對她說的話當真,她並不像一個什麼人,隨後將她趕出房間。
趙萬永禮判帶著女兒嘏妍入宮,她正是前一天晚上在大街上接受李韺送風燈的女子。她是從小陪伴公主的禮童。
大殿內官到李韺的東宮借小宦,李韺一反常態,讓洪樂瑥去大殿伺候,自己身邊只需要張內官。
嘏妍許久不入宮,想去找公主,卻不認得路。誤打誤撞闖到了練箭場,李韺練箭心裡卻想著洪樂瑥,迷糊中把箭射歪,被射中的旗杆倒下砸到嘏妍。嘏妍認出射箭的人就是前一天晚上送自己風燈的人,又聽張內官叫他世子,開心極了。
金兵沿將高利貸的帳本帶到黑衣人那裡,想著李韺讓自己去調查與木太監關係密切的官員和商人,以此瞭解走私的情況,便私藏了一本帳本。黑衣人又讓他去調查當年洪景來的女兒下落。
嘏妍來看公主,告訴她自己以後會經常來宮裡。
李韺在書庫看書,看到書裡每一頁角都被洪樂瑥畫上了畫。每一幅畫都是李韺與洪樂瑥的回憶。他告訴太醫自己不舒服,但太醫診斷後告訴他,他其實患的是相思病。李韺大怒。
馬內官到木太監那裡告訴他,木太監想要的他能找到。晚上,他把洪樂瑥帶到木太監處,太監問她,那個舞女是不是她,洪樂瑥嚇得要命,她甩開木太監不安分的手,但木太監告訴她,李韺的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裡,說著便對洪樂瑥欲行不軌。這時,李韺執刀闖進來,帶走洪樂瑥。皇上知道這事大發雷霆又六神無主,金皇后趁機讓他召見金憲。
李韺責駡洪樂瑥,洪樂瑥卻說自己是為了李韺著想。這時,宮廷侍衛要抓走洪樂瑥,李韺阻止不成。李韺到大殿門口請罪,要求皇上放了洪樂瑥,皇上大怒,將他關到東宮禁足。
成內官與張內官鬥嘴,成內官說外面傳言李韺好男色,張內官正要反駁,一邊的馬內官說李韺不是好男色,而是另有隱情。這時金胤聖來找馬內官,問帶洪樂瑥支太平館的人是不是他。並拿出槍指著馬內官,要他不要再惹洪樂瑥,而且只要有傳聞關於洪樂瑥的秘密,自己就會殺了馬內官。
陶內官等二人偷偷去監獄看洪樂瑥,洪樂瑥卻擔心李韺的處境,小宦告訴她,李韺有可能會被廢位,東宮也亂成一團糟。
清國派來的使者遲遲未到,李韺告訴金兵沿一定要抓到木太監的把柄才能翻身。金兵沿猶豫要不要把帳本交給李韺。李韺和金兵沿使了調虎離山之計,跑到大牢裡看洪樂瑥。李韺告訴洪樂瑥,以後再不要為了任何人委屈自己。
木太監在金義教和金胤聖面前大發牢騷,要處罰洪樂瑥,金胤聖氣急對木太監拍案而起,卻被金義教攔下。
皇上身邊的總管到大牢看洪樂瑥,告訴她李韺一整夜跪在地上求皇上放過她。總管問洪樂瑥家裡還有什麼人。洪樂瑥說自己因為十年前民變失去父母。總管聽到她說自己十八歲了,當場愣住。
木太監要把洪樂瑥帶回清國。李韺以箭阻止,他拔出刀指著木太監要他放了洪樂瑥。金憲出現,又拿出百姓將會惶恐不安的理由讓李韺收手,雙方僵持時,洪樂瑥卻主動說,自己要跟著木太監走,要他這個世子好好為百姓謀利。
金憲想和趙萬禮結成親家。半路,木太監帶幾個人到僻靜處察看私自截留的貢品和走私的物品,金兵沿和李韺出現,將他的手下全部殺光。與此同時,金胤聖帶來了清國的監察禦史,把惡貫滿盈的木太監抓了個現行。
原來,金胤聖為了保護洪樂瑥,給金兵沿木太監回國的最新線路圖,金兵沿將路線圖和帳本交給了李韺,三人合力將木太監繩之以法。
洪樂瑥也被李韺救出,帶她回到東宮。李韺告訴洪樂瑥,自己見不到她會瘋掉。


雲畫的月光第7集劇情介紹
宮內流言四起,世子表明心意
世子和金兄成功救回洪樂瑥,晚上樂瑥與金兄夜談,洪樂瑥感慨在宮中的種種不好,卻又覺得人們會因為宮中的每個人而愛上在宮中的生活。
第二天在宮中碰到金大人,金大人急切的詢問樂瑥有沒有受傷,樂瑥問金大人為什麼這麼關心自己,金大人回答對他來說是自己非常特別的人,正在這時,世子來到兩人面前,隨後走進殿內,樂瑥急急忙忙告辭金大人跟了上去。
另一邊,中殿娘娘因為聽到宮內四處流傳的有關世子喜歡內官的傳言而開心大笑,這時身邊的宮女在給中殿娘娘遞吃的的時候不小心嘔吐,導致中殿娘娘大發雷霆,宮女嘔吐是因為懷孕,因此中殿娘娘十分重視宮女與內官之間的對食問題,並且下了禦令。
世子在吃飯時讓洪樂瑥當自己的氣味上官,幫自己嘗菜,看到樂瑥因為飯菜好吃而滿足時,世子也開心的笑了。而且世子故意挑剔各種食物,所以乾脆讓樂瑥把飯菜全部吃掉。
另一邊金大人在書房裡默默的畫著樂瑥的畫像,他的爺爺進來告訴他給他訂了婚約,並再三提醒他。 
隔日,樂瑥不小心撞見了馬內官和宮女在一起,因為現實處境的問題而產生了矛盾,宮女嫌棄馬內官膽子小小吵之後便離開了,馬內官真心喜歡宮女,卻又迫于現實十分無奈。但是躲在角落裡的洪樂瑥被馬內官看到了。
公主身邊的侍女在不小心得知世子會去花園,便到了花園假裝偶遇,兩人進行了交談,侍女看到世子正在看的書,便背出了書的內容,世子覺得侍女挺有才,兩人相談甚歡。這時來到花園的洪樂瑥撞見了這一幕,內心感到有些許失落,也沒有上前打擾。
馬內官喝醉酒後坐在宮女睡覺的房子外,大聲叫喊著“出來,出來……”,洪樂瑥害怕馬內官闖禍,便捂著他的嘴把他拉到了角落,但是醉酒後的馬內官反過來控制了洪樂瑥,幸虧被及時趕到的世子和金兄救下。
另一邊殿下和大臣因為朝中有人謀反的事情而密談……
洪樂瑥在取東西是不小心把幫內官縫的人偶掉了下來,被世子撿起,逼問樂瑥緣由,最後得知是幫助內官和宮女傳達心意而製作,也看到了樂瑥因為宮內禁止內官和宮女對食的事情而產生的同情和惆悵。
金大人拿著衣服向樂瑥表達了自己的心意,表示自己願意等到她明白自己到底想要什麼的時候。
晚上在馬內官利用人偶給宮女傳達心意之後,中殿娘娘突然到來,帶走了洪樂瑥。世子又來想辦法把人帶了回去,中殿娘娘看到了世子看樂瑥的眼神更加肯定了世子喜歡洪內官的事情。
次日內官又要樂瑥脫褲子檢查,被馬內官及時的幫了忙,直接蓋了通過的章。樂瑥十分感激。
樂瑥因為宮內的傳言而保持與世子的關係,希望得到跟其他內官一樣的待遇,讓世子很不開心。
世子在一番思索把樂瑥叫到花園向其表白,並把樂瑥摟過來吻了上去……
 
 
雲畫的月光第8集劇情介紹
情意更濃,認定最珍貴之人
原來世子李韺在向樂瑥當面告白之前,曾經寫過一封信想要表心達意,給樂瑥送信時竟看到穿著女裝的樂瑥,心中大喜,這才促使他有勇氣當面告白。 
李韺為張內官以及張內官所愛慕的宮女在宮外安排了住處,並幫助他們出宮過平凡的生活。樂瑥碰到背著行李準備離開的張內官時便祝福他,張內官早看出李韺和金允成都鐘意于樂瑥,卻未明說,只提醒她也要留意身邊人。 
李韺在看最近十年大科中文科榜目和考試題時發現合格者均為金氏,結果完全按照家族而定,故意問金允成的看法,金允成分兩種立場給了不同的回答。洪樂瑥因不好意思面對李韺轉身準備離開時,不小心將書掉了一地,金允成連忙幫其撿起,李韺不滿兩人的接觸,命令樂瑥到自己面前,金允成看到樂瑥看李韺的眼神,想到那日樂瑥回絕自己,終於明白抓住樂瑥的心的人正是李韺。 
金領相等人在四處尋找洪景來的女兒,李韺讓金兵沿戴著面具前去尋找,務必比他們先找到。  
宮中世子李韺散步,樂瑥為其舉華蓋遮陽,李韺心疼樂瑥便提出要小眯一會兒,兩人坐在華蓋下,李韺讓樂瑥把頭靠在自己肩上,李韺再一次的表白讓樂瑥內心覺得忍不住想要依靠他…… 
李韺受命代理聽政,來到政堂卻發現大臣均假裝有病無人上朝,此刻大臣們都聚集在金領相府中諷刺著李韺。樂瑥給李韺端來甜品,本來心情不佳的李韺因樂瑥而愉快起來,並想到了解決群臣不來上朝的問題的辦法,帶了一車藥來到金府,讓群臣們自覺尷尬。金領相與李韺的一席談話中,表面心平氣和,實則暗潮湧動,告誡李韺要有自知之明。 
趙嘏妍與金允成見面,因都各有心上人,於是打算共同想辦法接觸婚約。 
一直在尋找洪景來女兒的金兵沿從洪景來的老鄰居口中得知洪景來女兒名叫洪樂瑥。李韺在街上碰到與金允成分別的趙嘏妍,談話間看到金兵沿被當街追殺,前去幫忙,共同打退敵人,還保護了趙嘏妍。李韺卻發現金兵沿這個自己最信任的人也有事瞞著自己。 
樂瑥擔心很晚才從宮外回來的李韺,兩人談起李韺的母后,李韺說為了守住自己珍惜的人,要變強才可以。 
趙嘏妍為了感謝李韺保護自己,同時表達自己的情意,托人送去了親手刺繡的禮物,李韺未拆便前去歸還,兩人又被樂瑥撞見,樂瑥以為他們兩人互有好感,十分傷心。後來試探著問李韺有沒有喜歡的女子,李韺的回答更讓她誤以為李韺愛慕趙嘏妍,責問李韺既然有愛慕之人,為什麼還要對自己這般好。 
金兵沿順利找到了洪樂瑥的繼父,說明自己是為找到洪景來的女兒並且保護她而來,繼父說出了洪樂瑥的另一個名字“洪三郎”,並道明她被賣到宮中。 
李韺把從街上買來的手鏈給樂瑥帶上,說自己知道她是女的,並且是自己最珍惜的女子……
 
 
雲畫的月光第9集劇情介紹
打開心門的那一刻 請你不要離開我
洪樂瑥不明白李韺明知道自己是女的,卻依舊再三向自己表白的做法,以為他在玩弄自己,李韺列舉種種讓樂瑥受的苦,說從今以後,自己會保護照顧樂瑥,樂瑥不禁感動落淚。此時金兵沿因為調查到的事實趕回資泫堂,碰巧看到了兩人這一幕,轉身默默離開。洪樂瑥雖然被世子一番話感動,卻還是說自己不能做回女人,更加不能連累世子,說罷,找藉口逃離這裡,卻在資泫堂外久久不肯離去。金兵沿內心混亂不堪,來到練兵場發洩,黑衣人曾下令讓自己儘快找到洪景來的女兒,世子李韺也曾拜託自己要在金領相之前找到洪景來的女兒,而自己現在找到了要找的人,卻發現是跟自己朝夕相處的樂瑥 ,自己不知該怎麼辦……
入夜,樂瑥發現金兵沿心情不佳,詢問原因時,金兵沿反而問起樂瑥的家庭,知道了樂瑥對自己的父親一無所知,又問她現在是否喜歡宮裡,樂瑥陷入沉思
張內官因為洪樂瑥最近不好好待在東宮偷偷往外跑等行為對其進行說教,旁邊的成內官借此又李韺進行冷嘲熱諷。 
李韺因為科舉考試內定的原因,取消了今年的式年試,數百儒生跪在殿外請求如期舉辦,金領相也為此來找皇上,並且說李韺的這一舉動可能毀掉數百儒生的前程。
李韺幾日不見洪樂瑥,張內官回答樂瑥為了不來東宮,專挑髒活累活幹,還經常跑出宮外。此時,樂瑥正在給永溫公主送筆墨紙張,因為公主在玩遊戲,自己便在附近等待,遇到了前來找自己的李韺。
永溫公主在捉迷藏時看到了經過的金領相,嚇得躲了起來,結果被侍女鎖在庫房裡,天黑時,才被洪樂瑥找到,而永溫公主因產生幻覺,把樂瑥看成了金領相,嚇得暈了過去……
在所有大臣都在因為科舉考試的事情與世子李韺抗衡而罷朝時,金允成打算進宮,被金領相攔下後表示自己贊同李韺的做法,不贊同一味的擴張金家勢力,並且不接受聯姻。
趙嘏妍告訴樂瑥自己喜歡的人正是世子時,看到了樂瑥驚呆的表情,又在撿書時看到樂瑥所戴的手鏈,說自己曾見過,手鏈代表兩個人即使分開,也還會在一起……
李韺在宮外與茶山先生見面,聽說有關自己的傳聞滿城皆是,均在批判自己取消科舉考試。茶山先生提醒李韺要不忘初心,鬥爭的結果是為了變革而不是爭個輸贏,李韺豁然開朗。
樂瑥來看望永溫公主,覺得永溫公主和自己同病相憐,都不能打開自己的心門,永溫公主內心也有些許觸動。
李韺向金領相承諾今年的科舉考試還是會如期正常舉行,考試當天,李韺臨時換掉原來的考題,讓一些內定的考生手足無措,李韺還親自進行了策問。
樂瑥得知手鏈的含義以後,便趁李韺不在的時候偷偷來東宮還手鏈,不巧被李韺撞了個正著,樂瑥還是因為擔心李韺會因為跟自己在一起而受到更多傷害而不肯答應李韺,更是提出想讓李韺同意自己出宮,李韺十分生氣。
永溫公主在聽過樂瑥的一番話之後想要嘗試走出自己的心門,來到自己三年前玩兒捉迷藏時藏的櫃子前,想起當年躲在櫃子裡親眼看到金領相帶著人在這裡殺了清楚中殿娘娘冤死的真相的侍女……
這日,參加了科舉考試並及第的鄭公子前往皇宮,在門口遇到了從寺廟減肥成功歸來的明溫公主,在公主摔倒時伸出援手,公主看清此人是鄭公子時,連忙自己站起來進宮。
這日天黑時分,永溫公主把樂瑥帶到李韺所站的走廊下,樂瑥正要趕緊離開時,李韺用樂瑥交給永溫公主的手語說“我愛你,請不要離開我。”徹底打動樂瑥的心。樂瑥想到自己已經到了可以保護自己的年齡,於是決定打開自己的心門,便換上女裝,來見李韺……
 
 
雲畫的月光第10集劇情介紹
真相逐漸浮現
正在花園看書的李韺聽到腳步聲抬起頭,被換上女裝的樂瑥所驚豔,不知該如何稱呼眼前女子裝扮的洪內官,得知其真名叫洪樂瑥後,細細品味,親切的稱呼道“樂瑥。”
次日清晨,李韺早早起床,按捺不住自己想要見到樂瑥的心情,而樂瑥也因兩人關係的變化而異常愉悅,迫不及待的想服侍李韺穿戴。仿佛陷入熱戀的兩人就連不斷的聽到對方叫自己的名字都會覺得甜蜜不已,李韺想要把以前錯過的,少叫了的樂瑥的名字都補叫回來。
金兵沿在激烈的心裡鬥爭過後,選擇了欺騙黑衣人,謊稱自己沒有打探到關於洪景來女兒的消息。而與此同時,黑衣人的手下帶著面具四處散印著執政者不顧百姓死活,洪景來殘餘勢力定會捲土重來等內容的紙張,導致宮內人心惶惶,尤其皇上坐立難安,害怕宮內有反賊,下令搜查各個宮殿。李韺在看望皇上後,也意識到情勢的危急,想要趕緊查清真相,斬斷金領相,洪景來和皇上之間的恩怨,問金兵沿是否查到了洪景來女兒的下落,金兵沿同樣選擇了隱瞞。轉彎處,李韺碰到了金領相,話語間金領相暗示李韺要依靠有經驗的老臣們解決危急,被李韺回嗆。
次日晚上,李韺在樂瑥給自己鋪床時回到東宮,兩人甜蜜對視,李韺更是趁樂瑥不備,一下子把頭枕在樂瑥腿上閉眼休息,樂瑥哭笑不得,便為他講民間的美人魚故事,講到中途,以為李韺已經熟睡,忍不住伸手觸摸他的臉,卻不想被李韺輕輕抓住了手,讓樂瑥繼續講故事,門外的金兵沿默默離開。
皇上為收復渙散的民心,穩定政局,再三思索,決定為李韺舉行國婚,密詔禮判趙萬永進宮,想讓趙嘏妍做世子嬪。
鄭公子因科舉考試中了狀元被李韺召來,不曾想在這裡遇到了代寫情書的洪樂瑥,兩人都不想讓趙公子的身份暴露,便假裝不認識。殿外,樂瑥向鄭公子承諾會保守秘密,談話間樂瑥公主向兩人走來,鄭公子落荒而逃,在公主離開後感慨公主不知為何事變得如此消瘦……
李韺在宮中無意間看到當日在街上賣給自己天燈的女孩兒,小女孩兒跟隨給宮中運送蔬菜的父親進宮,李韺吩咐侍女今天要給自己呈上的茶果都送給小女孩兒。
金領相一幫人因為皇上要給世子舉行國婚的事情商量對策,金領相表現的十分冷靜,心中早有計謀……
李韺遠遠看見樂瑥與陶內官等人勾肩搭背說說笑笑,頓覺不悅,又知道了樂瑥崴了腳,便板著臉教訓她,命令她不能再受傷,不能在別人面前笑,遭到樂瑥的反抗,李韺佯裝伸手打樂瑥,在樂瑥害怕的閉上雙眼後,吻了樂瑥的臉,樂瑥驚魂未定,卻聽李韺說這是對她違逆命令的懲罰。
趙禮判回府後與女兒說明皇上的意思,趙嘏妍表示願意與世子成婚,就算世子只是需要自己家族的勢力,也心甘情願。
李韺查看樂瑥的腳傷,讓她待在原地等自己回來。期間李韺被皇上通知準備國婚,李韺義正言辭的拒絕,表示自己會用自己的方式集聚勢力挽救國家,卻絲毫沒有說服皇上。李韺內心煩躁不已,與金兵沿練劍突然想起還在等自己的樂瑥,急忙離開。看到等到天黑準備獨自離開的樂瑥,李韺的內心又柔軟的一塌糊塗,背著樂瑥在資泫堂與東宮來回走,問樂瑥人魚公主和王子最後的結局,聽到王子最後與別人成親,不禁又想到自己與樂瑥,十分傷感。
中殿金氏也因為皇上要給世子舉行國婚的事情擔心不已,想讓金領相趕快想辦法採取措施,金領相提醒中殿只顧照顧好腹中的孩子,不要忘記自己的身份。中殿金氏親自來看被自己關起來的懷孕的侍女,想起當初讓太醫幫忙騙所有人自己懷的是男孩兒的事情,原來是想要通過用侍女生的孩子來將計就計。
成內官找人去嘉禮都監幫忙,樂瑥此時才得知世子李韺要舉行國婚的事情,獨自來到樹下傷心,金允成看到為李韺而內心受傷的樂瑥心疼不已,同時又期盼樂瑥在哭夠痛夠之後來到自己身邊。宮外,李韺想請茶山先生幫助自己,時刻督促自己,與自己站在統一戰線上,同時也想讓茶山先生幫助自己和樂瑥能夠在一起。
樂瑥來到尚膳大人處送帳簿看到了繡著鷺蘭花的手帕,尚膳大人聽到樂瑥說這是母親最喜歡的花,又想到當日得知十八歲的樂瑥是十年前因為動亂與失去親人等資訊,確定樂瑥就是自己要找的洪景來的女兒。
賣天燈的小女孩兒因為被查出攜帶了戴面具的人所寫的逆反話語的紙入宮被抓去義禁府,看在眼裡的金兵沿想起小時候親眼看到父親因為給饑餓百姓開放糧倉被當做逆賊同黨被殺,自己被收留帶到了白雲會。
李韺為小女孩兒的事情找皇上求情,皇上因對十年前的事情心有餘悸,擔心小女孩背後有陰謀,決意嚴格處理此事。求情未果的李韺出來後看見正在等自己的金允成,金允成說自己要正式向李韺宣戰,因為不想只看著樂瑥因為李韺要成婚的事情表面上裝作若無其事,私下卻難過流淚……
金兵沿被黑衣人識破謊言而抓了起來,因為不執行命令,反而還為樂瑥求情,正要被殺時,有人及時阻止,看清此人面目時,才發現,原來十年前帶自己來到白雲會的人是尚膳大人,此人也正是白雲會的首領。
李韺因為茶山先生找到幫助樂瑥的方法前來找樂瑥,看見樂瑥在自己面前裝作開心的樣子心裡很不是滋味,告訴樂瑥自己要改寫人魚公主的結局,讓樂瑥與茶山先生見面,第二天樂瑥在等待茶山先生時,被尚膳大人找到,他說樂瑥就是自己花費無數歲月尋找的人,樂瑥不知所措……
 
 
 
來源:http://www.ijq.tv/yingshi/juqing/14604328102275_1.html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